手机版 | 登陆 | 注册 | 投稿 | 反馈留言 | 设首页 | 加收藏
网站首页 > 散文欣赏 > 亲情散文 >我爱你我的亲人

我爱你我的亲人

时间:2017-07-06    点击: 次    发布者:佚名 - 小 + 大

静静的病房里,妻子守在李哥的伤脚旁,每隔20分钟变换一次冰块敷脚的位置,以防将脚冻伤……傍晚时分,妻子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,原来是李哥妹妹询问伤情的电话,深感无助的李哥惊讶的心头一热,妻子简单地说了一下,李哥怕妹妹太过担心,便接过手机,强忍疼痛又轻描淡写地说了一遍,叮嘱妹妹不必担心,别挂念,安心上班。......

静静的病房里,妻子守在李哥的伤脚旁,每隔20分钟变换一次冰块敷脚的位置,以防将脚冻伤……

傍晚时分,妻子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,原来是李哥妹妹询问伤情的电话,深感无助的李哥惊讶的心头一热,妻子简单地说了一下,李哥怕妹妹太过担心,便接过手机,强忍疼痛又轻描淡写地说了一遍,叮嘱妹妹不必担心,别挂念,安心上班。妹妹听他说完并不相信,表示第二天一定要过来看个究竟,反而劝他们夫妻都别着急,李哥听着嘱托眼圈不知为啥湿润了,怕妹妹听出哽咽声,赶紧将手机还给了妻子,李哥再也无法去平静的去听妻子与妹妹的对话,只是不停地擦试着因激动而流出的,那不听话的眼泪……

电话挂断不久,妻子的手机铃声再次响起,为了让李哥听见,妻子开了免提,弟弟急促的声音传入耳中“嫂子,我哥到底咋回事啊?厉害吗?咋不告诉我?现在咋样了?我刚从石家庄赶回来,本想打的过去,赶巧都没空,我明一早过去,你自己在那里伺候他行吗?看还需不需要拿啥东西?”李哥听着电话那边一连急急地追问,不争气的眼泪再次流了下来,弟弟、妹妹都在石家庄工作,虽离家不远,但都有自己的事业,心里不好意思打搅他们,住院后就没告诉他们,可是没想到他们知道得竟这样快,啥叫亲情,啥叫撬断骨头连着筋的亲情,李哥深深的感受到了,享受到了……眼泪呀任你流吧,因为我在享受着。

电话铃声再次响起,只听妻子说道:“你就别担心他了,没事的,放心吧!晚上只管锁好门,就是了。”李哥听出一定是母亲的的电话,要过电话,传来的却不是母亲平时那洪亮流利地声音,却变成了沙哑、缓慢的颤巍声,在关切、焦急地寻问声中,李哥强忍泪水故作轻松地说:“妈,我没事,你就别担心了,小事一桩,你惦记个啥呀?明天一个小手术搞定。”“啥小事啊,你就别说了,那疼痛我还不知道?”母亲喃喃得唠叨着,李哥的泪水终于没能在忍住,稍停顿了一下,佯装生气道:“你咋不相信啊?我是你的儿子,我还骗你不成?你要不信,我明天就回家行不行?”“好了,好了,没事没事,我知道了。”母亲充满亲情、关切、疼爱、颤巍巍、缓缓地说着……李哥放下电话,任那不听话的泪水流淌着流淌着…… 想自己都这么大岁数了,还让年迈的母亲牵挂、担心,李哥心里难受啊!

晚上九点多,送走一位好友不久。“姨夫,好些没有?”外甥领着女友手提礼物走进病房,“好多了,赶紧坐吧。”只见外甥笑嘻嘻地走近李哥床前,“姨夫,猜猜这是啥?”李哥强忍疼痛,“不知道,不猜了。”“苹果,今晚平安夜,给你送一个大苹果,咋样?。”外甥小两口齐声道。噢!是啊!今天是西方的平安夜,李哥顿时想了起来,口中道:“平安夜,平安夜,大家都平安。”大家都平安,可自己却要这样渡过啊!李哥心里虽有些悲切,但却没有表露出一点。外甥走后,李哥收到远在外地上学的儿子发来的祝福短信,‘爸、妈平安夜快乐,晚安,爱你们。’看着短信,李哥李嫂好久都没说话,后来在李嫂的帮助下,李哥简单的回到‘收到,都快乐!’……

夜深了,李嫂照常每隔20分钟变换着冰块的位置,李哥躺在病床上忍受着疼痛的折磨。

经过一个不眠夜得煎熬,终于挨到第二天——圣诞节的天明。

在手术室门关闭的那一刻,李嫂再也忍不住担心亲人安危的眼泪,几乎要失声痛哭,在大家地百般劝说下,才恋恋不舍的离开了那里面躺着她亲人,时刻揪着她心的手术室的门口,回到病房,边收拾床铺,边默默地流着泪,虽然医生术前以肯定的口气保证手术会成功,但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,现在事轮到了自己的头上,在事情没结果以前,心中的焦虑恐怕任谁都是无法从心中排除的。

在漫长地等待中,一个半小时过去了,李哥终于被推出了手术室,李嫂看到神志清醒的李哥,提着的心一下子落了下来,眼圈红红地望着亲人一时说不出话开。顺利完成手术的李哥躺在病床上,望着围在身边的那么多亲人,慢慢地闭起了双眼,怕那激动的、幸福的眼泪再次流下来。

术后第三天,心里一直担心李哥伤情的母亲终于忍不住了,再也听不进别人的劝阻,随乘看望李哥的车辆一起来了,她坐在病床前仔细地端详着李哥的伤口,终于长叹了一口气,“看来真的事情不大。”李哥安慰母亲道:“我说没事你还不信,这会儿放心了吧。”“放心了,谁说不是呢,人老了就是脑瓜糊涂了,你出事第二天,你弟弟不是要来吗,六点半的车,我怕错过车,六点我们就去等着了,当时正好有车过来,就拦住人家问去不去石家庄,人家说是,我抬脚就要上,幸亏你弟弟拿东西回来拦住了我,如果是我自己非得坐差不行,再说了你说我上车干嘛呀?也不是我来。”大家听完,谁也没说话,儿行千里母担忧,母爱大如天,在这里或许完全可以诠释一个关心儿子伤情的母亲当时的心情、行为吧!

弟弟、妹妹轮流着与李嫂一齐没白天没黑夜地照顾着李哥,一连八九天的时间,直到李哥伤势有所好转才肯离去了。

亲朋好友电话每天不断地打来,来看望的亲人们不是你就他来回轮换着,这让李哥心里无法平静,无法释怀,想想自己的一个不小心,给大家带来地是多么大的麻烦啊!李哥夫妻想着盼着,只愿伤情早些好起来,以便日后多多地善待每一个关心着自己的亲人。

微信扫码,打赏一下

支付宝扫码,打赏一下

你的支持就是我的动力。

上一篇:姥姥的泪

下一篇:父亲的三轮车

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内容均为网络收集,如有侵权,请联系本站删除。

渝ICP备17007357号-1  |   QQ: 3375934  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