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版 | 登陆 | 注册 | 投稿 | 反馈留言 | 设首页 | 加收藏
网站首页 > 散文欣赏 > 亲情散文 >你养我小,我养你老

你养我小,我养你老

时间:2017-07-06    点击: 次    发布者:佚名 - 小 + 大

昨天,姐姐临产,听说妈妈彻夜守在医院里,不曾休息,妈妈苦了大半辈子,终于看到自己的女儿初为人母,不知该是怎样的情绪。   小时候,总是很不满妈妈对姐姐的偏爱。姐姐永远是被她捧在手心里高高在上的公主,而我却好似卑微到了尘埃里,甚至无法开出一朵花。总是想不明白,她对她无微不至,疼爱倍加,对我却冷言冷语,......

昨天,姐姐临产,听说妈妈彻夜守在医院里,不曾休息,妈妈苦了大半辈子,终于看到自己的女儿初为人母,不知该是怎样的情绪。

  小时候,总是很不满妈妈对姐姐的偏爱。姐姐永远是被她捧在手心里高高在上的公主,而我却好似卑微到了尘埃里,甚至无法开出一朵花。总是想不明白,她对她无微不至,疼爱倍加,对我却冷言冷语,拳脚相对。八九岁的光景,看到“她的点点滴滴就是你的全部,而我的全部都不及她的一点一滴。”这样的句子时,我竟然也独自蜷缩着哭了好久。

  两岁半时,她将我送到了奶奶家,一送就是七年。人总说小孩子六岁之前是不大记事的 ,我也分辨不清那是记忆,还是从大人口中听来的想象。我记得,她将我送上公交车交给小姑后决绝的背影;我记得,初到奶奶家时,高高的门槛,昏暗的窑洞,以及奶奶身上那件紫红色的呢绒短衣;我记得,我一个人跌跌撞撞,痛哭流涕的跑完了邻近的好几户人家,却怎样也找不到她;我记得,夜色渐深后,奶奶抱着我,坐在村口一排排倒放在地上的电线杆上,伴着漫天的繁星,我才从抽泣中渐渐睡去。我唯独不记得,她曾经是否看望过我。

  我开始恨她,那种痛恨似荒地中的野草,疯狂的生长,缠绕,压着我小小的心,无法呼吸。现在想起来,不过是一个孩子得不到疼爱的失落与妒忌。忘记了是因为什么事由而爆发,只依稀记得,当时家里还坐着客人,我却不顾一切,歇斯底里的冲她咆哮,把从奶奶那里捡到的,一些那时无法理解的往事一一抖出来,讽刺她,揭她的伤疤,给她难堪。我不知道,那么小的孩子,怎么会有那样的残忍,让那个与自己骨肉相连的女人,承受着如此大的伤害,大到我现在写下这段话,依旧泪湿眼眶,无法直视自己的行为。我以为她会像往常一样打我,可她却只是假装似从容的微笑。

  直到很久很久之后的某一天,久到我已开始学会理解一些人情琐事。她问我:“还记不记得小时候我常打你?”我愣了愣,笑着说:“记得呀。”然后偷偷背着她流出泪来,喉咙被哽着再也说不出一句话。之后她也沉默着没再说一句话,而我却好似多年的狱囚,突然得到了释放,心中的郁结瞬间土崩瓦解。我开始认认真真的回忆我们之间的恩恩怨怨。

  有些事,经不起寻思,你一认真思考,便会被其中潜藏的真相所击败,溃不成军。当初,爸爸工作还不稳定,而她只是一个家庭主妇,收入很少,姐姐很小。出于无奈将我送回奶奶家时,她也有她的不舍。她与爸爸是二婚,她嫁给爸爸时,身边还带着已经四岁大的姐姐。婚后,有了一个儿子,却在一两岁时,不幸夭折。她与爸爸的矛盾日渐加深,爸爸开始对她大打出手。因为怕姐姐再受伤害,我便显得备受冷落。她对我的打骂,也真的是因为那时我年纪太小,太过顽劣,总会惹她到忍无可忍的地步。她骂我这,说我那,只是想让我更加优秀,只是不想今后由别人来说我的不是。后来拉着妈妈聊天时,才知道我刚被接回家时,又黑又瘦,又小又脏,带着被奶奶宠出来的一身坏毛病,和对陌生的家的恐惧,活像一只小刺猬,不容许任何人接近,她看了满心满眼全是心疼。

  一次,在她与爸爸的战争中,我才知道,平时强悍的她,竟然也有这样令人心碎的一面。她独自蹲在院中的墙角嚎啕大哭,家里的东西被摔得七零八碎,我们姐妹抱成一团泣不成声,而爸爸正在气头,态度很是强硬,来劝架的邻居也束手无策。她只是一个没有工作的家庭主妇,她已有了好几个孩子,她的父母早已不在人世,她的兄弟姐妹也都各立门户,除了这儿,除了眼前这个怒火中烧的男人,她真的别无去处。她已不再年轻,她的生活再经不起折腾。不过,还好,苦日子熬了一天又一天,一年又一年,儿子女儿越来越懂事,而当初那个年轻气盛的男人,终于跟她无气可生了。在每个夕阳温和的午后,两人便相约出去散步。她若不在家,他也会一连好几个电话找她,离不开她。她当真是越过越幸福了,我当真以为她越过越幸福了。

小时候,回家的理由是“再不回来,打断你的腿”,再大些,回家的理由是“快回来吧,给你做了好吃的”,而现在,却是她不经意的一句“最近腿总是疼”。一直都知道她有高血压,最近每晚她都要我帮她挠背,她说痒的厉害,我才意识到是她吃药吃太多年了。她总是头晕,胸闷,那天无意间在她的衣服里发现了速效救心丸,我突然陷入了深深的恐慌里,为自己太长时间的不懂事难过了很久,从来都是她在照顾我,而我却忘了她不过也是一个需要疼爱的女人,她也会老去。她真的老了,变得像个老顽童,变得更爱唠叨了,总是像叮嘱小朋友一样的告诉我,过马路要走右边,要看红绿灯,不要跟陌生人说话。每次弄得我哭笑不得,却还是要看着她的眼睛认真的说,记得了,记得了。

 从前最想逃离的,成为了今后最想依存的,我与母亲的牵绊是打断骨头还会连着筋的,而那些年的恩恩怨怨则像一场大雪,飘进了时光的缝隙里,终于尘埃落定。外甥女的出生,不知道又会给她带来多少操劳与惊喜,此时好想拥抱她,拥抱她这一生的风风雨雨,像个恋人那样,待她眉眼如初,岁月如故。

“你养我小,我养你老”我在日记本中,写下这不是誓言的誓言。如果,还有什么的话,那就是我爱你,太后

微信扫码,打赏一下

支付宝扫码,打赏一下

你的支持就是我的动力。

上一篇:农村的外婆

下一篇:姥姥的泪

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内容均为网络收集,如有侵权,请联系本站删除。

渝ICP备17007357号-1  |   QQ: 3375934  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