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版 | 登陆 | 注册 | 投稿 | 反馈留言 | 设首页 | 加收藏
网站首页 > 散文欣赏 > 亲情散文 >父亲

父亲

时间:2017-07-06    点击: 次    发布者:佚名 - 小 + 大

大婶去世了,得的是乳腺癌,在被病痛折磨了两年多后,终于撒手人寰,丢下了我的大伯和两个还未成家的堂妹。大婶去世的时间和我父亲去世两周年的祭日仅差三天。父亲是两年前在外工作时出了意外去世的。父亲和大婶的去世一个是因为意外一个是因为疾病,而且年龄都不大,于是大人们就说肯定是因为几年前为家里的祖坟立碑,动了风水,激怒了祖先,才导致两个人这么年轻就过世了,这是给我们这个家族的惩罚。虽然这是迷信的说法,但我如今能为他们做的也只是在祭祖的时候多给他们烧点纸钱。

父亲生前是个十分讲究的人,外出时总要用梳子一遍遍的梳理头发,要对着镜子照良久才会离开,我从来没见过父亲出门时不梳头的,父亲常常对我说:“要经常梳梳头,既能让头发顺畅不打结又能活动血脉,这不是好事吗,你为什么不做呢?”母亲也经常说父亲身上没有别的优点,就是头发很好,常年乌黑发亮,没有一根白发。也确实如此,我曾经仔细观察过父亲的头发,卷卷的,乌黑的,很细,色泽明亮,很像是在理发店里烫过的,但父亲是从来不烫头发的,他去理发店也只是普通的剪头发,但父亲很在意自己的发型,有时候理发师剪的不好,他回来也总会在母亲面前数落理发师一遍。父亲常年在外工作,过年回来后总是喜欢穿上他的西装和用鞋油刷的油亮的皮鞋,去村上转悠一圈,然后去爷爷奶奶家坐坐。后来,也许是年龄渐渐大了,觉得自己穿成这样不太像了,也许是那西装和皮鞋赶不上时髦了,也就不常穿了。

我在市里买的新房快要装修了,母亲很为我着急,不知道该找谁帮忙装才好,我就劝她说,“外面的装修公司很多,你就不要担心这些了,我就找装修公司来装,省事。”母亲就会说,“找装修公司得花多少钱啊,要是你爸还在就好了,这些装修的事都不用你来操一点心。”确实是的,父亲是一个技术精湛的木匠,做出来的东西既美观大方,又经久耐用。家里面的桌椅板凳,厨房里的一套橱柜,房间里的书桌,床头柜都是父亲用刨子刨出来的。以父亲的手艺,完全可以收好几个徒弟,让他的手艺传承下去,但是父亲也只是在外工作的时候指点一下年轻的木工,从来未正式收过一个徒弟。父亲常年在外搞室内装修,对装修这块确实是十分精通,所以母亲才会常常对我这样说。

在我的记忆中,小的时候父亲对我是很严厉的,特别是对于我的学习。从小到大我都不是一个优秀的孩子,学习时成绩很差,而且贪玩,父亲经常会检查我的作业,看到我没做或是做错的题目就会很严厉的训斥我,但是从小到大,父亲是极少打我的,记忆中只有一次。那是我读初中时,有一次父亲检查我的作业,那应该是一道非常简单的数学题,父亲说我做错了,但我就是不肯承认错误,于是父亲火了,就用书敲了一下我的头,我随后就跟父亲大吵了一架,后来在母亲的劝说下我才慢慢承认了错误,重做了那道题。这件事到今天我还记忆犹新,并不是我记恨父亲,而是父亲确实很少打我,他对我和母亲的爱从来不会从嘴里说出来,和大多数父亲一样,他不是一个十分会表达情感的人。但他为我和母亲,还有这个家庭所做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多,那么的真实。没有父亲就没有我,没有父亲的养育,我也不可能会健康成长,没有父亲含辛茹苦挣钱供我上大学,我也不可能接受到大学教育。直到大学毕业出来工作了,父亲还总是担心我身上钱够不够用,每回在电话中总是对我说在外要注意安全,不要出去到处瞎转悠,天气冷的时候总要提醒我多穿件衣服,不要冻感冒了。现在想想,我对父亲更多的是愧疚,父亲有时候一些善意的话语,我总当成是唠叨啰嗦,父亲本该是在得到子女孝顺的时候,我没有尽到自己的孝道,而我现在唯一能做的竟然只是给他多烧点纸钱,多去祭拜一下他。

父亲在本该享福的年纪走了,带着他干净整洁的样貌,精湛的木工技术永远的离开了我们。父亲犹如他写出的字一样,工整,美观,一丝不苟。父亲的离世对于母亲来说是一道终生无法弥补的心理创伤,对于我来说更像是一扇心灵之窗的关闭。希望父亲能在另一个世界安好,也希望世人能多珍惜孝顺一点自己的父亲。

微信扫码,打赏一下

支付宝扫码,打赏一下

你的支持就是我的动力。

上一篇:母亲的情怀

下一篇:母亲

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内容均为网络收集,如有侵权,请联系本站删除。

渝ICP备17007357号-1  |   QQ: 3375934  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