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版 | 登陆 | 注册 | 投稿 | 反馈留言 | 设首页 | 加收藏
网站首页 > 散文欣赏 > 亲情散文 >母亲的情怀

母亲的情怀

时间:2017-07-06    点击: 次    发布者:佚名 - 小 + 大

我的母亲,今年都已八十多岁的高龄。子女们有二个安家在外地,同城住的有四人,高龄的父母却不愿和子女们生活一起,乐意住在自已有小院的家中,也是在不增添子女的负担,对子女的理解。

高龄的母亲,眼不花,腿脚也还灵便。还能做点针线活,小院内自己养着花草,花开常青;能到集市上买适合口味的菜回家做饭,生活很有条理。她没有上过学不识字,但通情达理、为人和善,总是面带笑容,只是耳朵有一点点背,要大点声说话才听得见。

我母亲童年时,我外公外婆就早早地离开了人世,只有一个姨妈和她相依为命,母亲不清楚自己的生日是在哪天,大两岁的姨妈也记不清楚。因为不知道母亲的生日,每年父亲的生日时我们子女将那天也当作母亲的生日,让父母一起过生,略尽感恩之心。有次母亲对我说:“我的生日不记得了,你们的生日我都牢记着,你们自己要记着,还要互相记着。”母亲的话语重心长,我很受感动,姐妹弟弟的生日,我都记在心上。

那时候我家下放到农村,父亲工作在外,不能照顾家里,大姐十五岁便招工远去了黄石市,母亲没有帮手,养育我们姐弟比父亲更为辛苦。最困难的时刻,是母亲让我们姐妹上学读书,要不是母亲的坚持执着,我二姐和三姐在那时就得回家种地了。

我清楚的记得,有一次生产队说我家没劳动力,不让家中几个女孩子上学读书,母亲说:“我的女孩读书,你们谁也管不了,只要我活着,我就会让她们读书,不会让她们不识字像我这个睁眼睛瞎子。”为了让我姐妹们读书,左右为难的母亲,当天晚上抱着我们姐妹哭了。第二天,生产队一个自家的老妈也来家中想说服我的母亲,她说:“阳妹,我不是外人,看你一大家子,你一个人又是男又是女的干,现在又生着病,就让那几个女孩别读书了,回家也能帮帮你呀。”母亲说:“大嫂,你要是说别的我会听你的,让我女儿不读书这我做不到呀!”那位老妈还劝我母亲说:“你为什么这样死脑筋,姑娘长大了是别人家的人,你何必要这样辛苦呢?”不管别人怎么说,母亲就要让我们上学读书,信念坚定。内外的压力,母亲仿佛肩挑千斤担,在雾蒙蒙的路上艰难前行,一团浓雾飘来,湿了她的眼睛。

当时家中的困难,父亲的思想也有些动摇,也开始做我母亲工作,意思是让小青(二姐)和三(三姐)不读书,回家当个帮手,并买回了纺线车子让二姐三姐学纺线,母亲看着父亲买回纺线车说了一句:“只要我眼睛知道动(意思是还活着),就会让她们读书!”那个年代,有的家庭男孩子也没有上学读书, 大队学校里只有我家姐妹几个是女生,在乡邻的眼里,都认为我母亲特傻,还有人在背后说这样的女人受苦累死也是活该,全是自讨的。

为了我们姐妹继续上学读书,母亲白天在生产队和男人一样干活劳动,收工后还要到菜园种菜,晚上回家就加班加点地做家务活,安排一家人的衣食,劳累一天夜晚也不能早点休息。那时一年四季全家人穿的鞋都是靠母亲千针万线地做,针针连着母亲的心!母亲没日没夜操劳过度,支撑了不久也累病了。母亲生病,我们痛在心中,母亲这根顶梁柱要是病倒了,我们就不可能上学读书,我们要学会自立、学会为母亲分担,二姐十三岁学会了纺线织布,三姐十一岁像个大哥一样干着家里重活,我九岁也学着干起了家务,七岁的弟弟也学着男人模样去稻场打要子,那小爱哭的妹妹似乎也懂事多了。母亲为了我们走出去穿的不比别人家的孩子差,又要能照样上学,教我们在家喂养了鸽子、蚕子,拿到集市去卖,给我们交学费,再买回经济适用布料,精打细算给每个人做过年的新衣、缝新鞋,将我们姐妹几个打扮的漂漂亮亮,我们穿着的双双新鞋都是母亲的最佳创意。那时夜晚家中的灯下,母女们做着活儿有说有笑相依相偎,那身影至今历历在目清晰可见,洋溢着母亲的爱和情怀。最小的六妹还记得“三姐四姐砍柴,二姐会纺线织布。”的那时情景呢。

我母亲贤惠善良,和蔼可亲,明白世理,默默奉献。她的爱如涓涓细流、似和风细雨,滋润着我们的心田,为我姐妹弟弟撑起了一片朗朗的天空,温馨着我们。人们常说父母如日月,发出光热,我的父母已到人生夕阳依然映红天际,照耀我们。

微信扫码,打赏一下

支付宝扫码,打赏一下

你的支持就是我的动力。

上一篇:妈妈的爱

下一篇:父亲

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内容均为网络收集,如有侵权,请联系本站删除。

渝ICP备17007357号-1  |   QQ: 3375934  |